2008年7月24日星期四

大馬的傷口



翻开报章,看到两则都与警方有关的新闻,第一则是为了反击人民公正党实权领袖安华声称在警方扣留所遭到恶劣对待的控诉,警方准备化被动为主动,考虑破天荒的公布扣留所内的闭路电视记录,以正视听。

第二则却是沙亚南高庭今早以蒙古女郎炸尸案死者阿旦杜亚家属的代表律师卡巴星没有法定地位为由,驳回后者要求传召副首相纳吉和私家侦探巴拉苏巴马廉出庭供证的申请。

两则新闻让我们看到了警方在处理有关案件时,令人有小题大作、大题小作的感觉。

前者只是警方对待一名嫌犯的列常行动,照道理任何被投报的涉嫌人士都会受到如此的对待,因此警方只须明确的交待即可,相信国民也会接受,根本无须出动公布扣留所的闭路电视这么大阵战,更何况安华身体也未有任何大碍,这岂不是让人有小题大作之感。

至于后者则是一宗涉及谋杀案的大事件,但是主控官却为了不要让此案展延為由而驳回此项申请,令人感觉法庭在处理蒙古女郎命案只是想要草草了事,似乎对还原真相的命案不甚关注,比起前者的小题大作,后者则予人大题小作之感。

正如广东话所言,同人不同命,同遮不同柄,一个是堂堂副首相,另一个则是过气副首相,两人受到的待遇自然不能拿来相提并论!

执笔至此,忽然让我想起多年前的一首歌,歌名是历史的伤口,感觉其歌词蛮适合当今我国的处境,容我把它略作修改,贴在文章下方:

蒙上眼睛就以为看不见,捂上耳朵就以为听不到,
而真理在心中,创痛在胸口,还要忍多久,还要沉默多久,
如果醒觉可以洗净腐败,如果热血可以换来民主,
让明天能记得今天的悲哀,让世界都看到,大马的伤口.

3 条评论:

说...

好一個憂國憂民的好人兒
^^

楚留香 说...

虽是前副首相,却是未来的首相,他的遭遇是人民都关心的。

所以警方有必要拿出证据以告诉人民安华没受不良对待。因为即使是一名普通人,也不应受警方的恶待。

所以我不认为是小题大作。

湖里浪激勵工作室 说...



默:希望大马的伤口,能快点痊愈

楚留香:安华已说出在狱中的情形,重点是他没有受伤,更何况安华也不准备针对此事投诉警方滥权,因此警方又何必劳师动众,而小题大作是针对两件案情的轻重的对比。